空血槽

一夜

半夜睡不着突然想到的脑洞,希望没有撞梗。第一次发文,格式或许会有问题,请见谅。正文↓

伊路米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西索。魔术师一改以往的形象,艳色的头发老老实实的梳成背头,黑色的西服贴附在身上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格外的凸显出那纤细的过分的腰线。

宴会上不仅仅是女人,男人们的目光也不时抛向角落里的魔术师。

伊路米今天没有任务,一开始只是偶然的路过,在屋顶上飞驰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无意中扫到一抹桃红,那是西索的发色,待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目光已经停留在那个身影上了。

“我应该离开,无论是怎样的西索都不关我的事,而被他发现或引起他的兴趣,才是最糟糕的情况。”虽然这么想着,却仍挪不开半步。

宴会上觥筹交错,这不该是西索出现的地方。即使出现在这样的场所,伊路米也从未见过西索为了周围的环境而改变自己。但今天见到的却不同于往日。

西索站在窗边,侧对着窗外,灯光和阴影沿着他深邃的容貌装点着。今天的西索没有化妆。这让伊路米不太习惯。

“这或许是西索的工作,亦或是他的又一场游戏。”

不。伊路米很快否认了内心的猜测。

西索的姿势很放松,虽然看不到正脸,伊路米却从他的姿态看出来西索正在享受目前的情况。西索?享受宴会?紧紧盯着西索,伊路米觉得现在的情况越发奇怪了起来。

就在伊路米脑海中被无数思绪搅乱的时刻,西索被搭讪了。

这绝不是伊路米目前为止看到的第一次。正是如此更让伊路米感到心烦。“不是说自己很怕生吗?”

西索修长的手指轻握着酒杯,淡色的酒液在杯中摇晃,就像伊路米的情绪,起伏不定。

那两个女人离开了。西索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,目光越过舞池或是别的什么,慵懒的注视着某一个点。并不是锁定猎物的眼神,更像是……更像是思索着什么。他在发呆?

伊路米躲在屋顶的阴影里,隐藏着自己的气息。看着对方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的搭讪者,看着他抿着杯壁的薄唇,看着他半倚着窗沿月光轻落在他的肩膀。伊路米不懂西索在干什么,更不懂自己在干什么。东方已经露出一丝浅白。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又看了看周围,伊路米离开了。唯有这快要消散的月色,这拂过屋顶的风知道,杀手在这里站了有多久。

————

西索站在宴会里。这是一个慈善家的晚会,邀请而来的客人不仅有富翁还有一些猎人。最重要的是,这里有不少保镖,其中不乏一些中高手。

西索是通过线人知道这里的,为了更好的观察和寻找果实。新奇的接受了线人的提议,让自己改变一下形象。抱着也许这样也会很好玩的心态,西索梳着大背头,穿着定制的西服,混进了这个晚会。

玩具虽说不上多好,但玩起来也可以消遣消遣。正准备行动的西索,敏锐的察觉到了熟悉的视线。伊路米?装作没有发现杀手的样子。西索再次审视起这个晚会上的人物来。伊路会出现在这附近的话,是任务?谁会是他暗杀的对象呢? 破坏伊路的计划也是个不错的游戏。

等待和猜测了半天,伊路米的视线却始终在西索自己的身上。“难道伊路这次的暗杀目标是我?”这个念头刚冒出来,西索就感到口渴难耐。浅尝了一口杯中的酒,西索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,开始思索起来。如果目标是自己,伊路应该更加谨慎才对,毕竟西索拥有的可是比动物还要敏锐的直觉,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西索的感官呢。但是伊路并没有,他只是用了绝,就藏在对街的屋顶上观察自己。

在西索的记忆里,伊路从来不会做多余的事情,杀手每一次行动都意味着无数次的演算和计划,为什么是今天?为什么是自己?西索努力的思考着所有的可能性,一边无聊的打发着前来搭话的男男女女。

今天的伊路很奇怪呢。

许久都找不到答案的西索内心有些沮丧。明明认识了很久却捉摸不透对方行动的涵义,这无疑有些打击人。

“看样子我还不够了解伊路。”就在西索想放弃猜测打算直接找杀手询问的时候,那粘在自己身上一整晚的视线却消失了。杀手离开了那里。这个认知让西索有点不开心。“什么啊,他就只是来监视我的?”撇了撇嘴角,西索决定找点乐子补偿自己。

无论是杀手还是魔术师,这一夜都在内心悄悄的记上一笔。

“下次问问西索(伊路)他到底在做什么吧。”

评论(11)

热度(32)